心有所信 方能行远——中国工业软件须奋力前行

2020-09-22 来源:

66日,即将迎来百年校庆的哈工大被中止了理工科常用软件MATLAB的使用权,同样遭遇的还有哈工程。华为在美国多轮制裁的夹缝环境中顽强生存,但高端芯片设计仍主要依靠国外的EDA软件。中兴被制裁禁用美国芯片事件轰动一时,影响了中兴每年六七十亿美元的芯片进口。实际上对中兴影响更大的还有不过数百万元的电子设计软件,若这些设计软件被停用,那些几十亿的芯片就都相当于硅土。

时至今日,工业软件已经广泛应用于几乎所有工业领域的核心环节,它的体量虽然不大,但发挥着无可替代的关键作用。说“工业软件是现代产业体系之‘魂’”毫不夸张。

国产工业软件偏居一隅,国外软件主导高端市场

受限于中国工业及软件技术起步晚等因素,中国工业软件市场被国外软件大面积占领。尤其在对工业技术积累要求比较高的研发设计类软件市场,国外软件在技术和市场方面占据显著优势。中国本土工业软件则多集中在CRMERP等信息管理类细分领域。

MATLAB这样的工业基础软件研发门槛很高,它不是单一学科领域的问题,而是包含了工业技术、工艺经验、制造方法等多类知识的融合,需要长时间的资金和精力投入,以及严格的工程化管理。这类工业基础软件在国内还是凤毛麟角。

发展道路荆棘,国企勇挑重担

早在上世纪80年代我国就意识到工业软件的重要性,开始扶持自主研发工业软件。国家通过“863计划”“CAD攻关项目”等多个途径拨款给软件研发企业和高校,以鼓励国产软件发展。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创新,国内工业软件出现百花齐放的小阳春局面。

到“十二五”以后,国家开始推进两化融合,以拨款给制造业企业的形式鼓励对工业软件的使用,推动制造业信息化的普及。然而,软件使用企业对国产软件信心不够,优先选择成熟度更高、稳定性更好的国外产品,导致国产软件市场购买力不足。在这种国内市场缺乏信心,国外厂商激烈竞争的环境下,国产工业软件企业的研发道路更加困难,与国外软件的差距更加明显。

近几年,随着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,以及美国各种禁令的相继出台,国产工业软件的研发再次受到了关注,其发展已经成为刻不容缓的事情。面对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,国企的优势就显现出来,如中国航天就在自主研发的道路上走得更远。中国航天的软件自研可以说是被逼出来的,作为中国高端装备制造企业,它的工业软件技术自然也是要靠自己。早在80年代末,中国航天就意识到工业软件对提升型号研制能力的重要性,开始了航天飞行器集成化设计与制造系统等工业软件的研发,经过多年的发展,孵化出神软AVIDM企业级产品协同研制管理系统、神软AVPLAN项目管理系统等自主产品,并开展了AVIDM工程等推广应用工作。目前,这些自主工业软件已成功支撑了新一代运载火箭、神舟飞船等重大型号的研制,还应用到核工业、船舶等多个行业领域。

国产工业软件的发展历程证明了平台性、工具性的工业软件具有研发周期长、回报慢、前期投入大、经营成本高的特点,一般企业很难有精力和财力长时间投入其中,这就需要国有企业承担起社会责任,以国企党性挑起重担,以市场竞争考核质量,支撑国家在关键技术领域不受制于人。

三方发力,支持国产工业软件奋力前行

一个成熟的工业软件需要在研发、应用、改进的不断迭代中才能发展壮大。市场缺乏信心,没有应用需求,就失去了孵化培育工业软件的土壤。八、九十年代国家一系列政策刺激了工业软件的研发,但市场没有树立起信心,国产软件后续没有被用起来,致使国产工业软件落后于人。归根结底,中国工业软件行远的症结所在是“信”的问题。从国家战略高度,应提高国产工业软件在新兴产业政策扶持中的优先排序,推动高端工业软件研发,并考虑给予采购国产软件企业补贴或是税收优惠,培育市场信心。从企业角度,应作长远打算,优先选择国产工业软件,给予国产工业软件成长的机会,避免核心技术再次“受制于人”。

从资本角度,应对国产工业软件抱有信心,形成投资倾向,同国家政策扶持一起,打造专项工程与市场投资双轮驱动的良好局面。

在国家、企业、资本的共同努力下,再加上外部势力倒逼压力,相信国产工业软件奋力前行之路将迎来美好春天。

京ICP备09058266号-5 北京神舟航天软件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网站管理邮箱:market@bjsasc.com